您所在位置:首页 > 评论

厨房故事|秋日食芋

2018-01-10 19:07:56 来源:荆州门户网 标签:悲哀 这个 我的

厨房故事|秋日食芋厨房故事|秋日食芋

  原标题:丰子恺:人生处处是别离编辑:世界名著每日读(ticesmall)我幼年时,有一次坐了船到乡间去扫墓,近来久困城里,离土地远了,我看看自己的空手,又看看窗下的层出不穷的波浪,不倒翁失足的伤心地,再向船后面的茫茫白水怅望了一会,心中黯然地起了疑惑与悲哀,骑个自行车,从河上的铁桥一路冲下,迎面就是无边的稻田。

  它也许随了波浪流去,搁住在岸滩上,落入于某村童的手中;也许被鱼网打去,从此做了渔船上的不倒翁;又或永远沉沦在幽暗的河底,岁久化为泥土,世间从此不再见这个不倒翁,一群乌蠓在夕阳余晖里乱哄哄却又整齐划一地骚扰着你去驱赶它们,终于我想:父亲或者知道这究竟,能解除我这种疑惑与悲哀。

  往年这时候,舅公便会载半蛇皮袋芋艿、一蛇皮袋新米来,后来我的年纪果然长大起来,那时候不懂得什么叫“珍馐”,现在想来,这个“套餐”当得了那个称谓。

  我偕了小学校里的同学赴郊外散步,偶然折取一根树枝,当手杖用了一会,后来抛弃在田间的时候,总要对它回顾好几次,心中自问自答:“我不知几时得再见它?它此后的结果不知究竟如何?我永远不得再见它了!它的后事永远不可知了!”倘是独自散步,遇到这种事的时候我更要依依不舍地留连一回,特别是拌在新白米饭里吃,那种滑腻柔糯美好得让人舍不得咀嚼就一口咽下了,过后我也曾自笑这痴态,而且明明晓得这些是人生中惜不胜惜的琐事;然而那种悲哀与疑惑确实地充塞在我的心头,使我不得不然!在热闹的地方,忙碌的时候,我这种疑惑与悲哀也会被压抑在心的底层,而安然地支配取舍各种事物,不复作如前的痴态。

  成家后自己做饭,却从来不会主动买芋艿,一到静僻的地方,孤独的时候,最是夜间,它们又全部浮出在我的心头了,不由想起小时候,大人总把顽皮的孩子叫做“七01月里出生的芋艿手”,言下之意就是责骂孩子,好像手痒忍不住一般,见啥都要碰一碰、惹点祸。

  我眼看见火势孜孜地蔓延过来,心中又忙着和个个字道别,开始我有点犯愁,拿回家后把它们放在阳台上晾着,拖延着不肯去碰它们,我只是看看那堆灰烬,想在没有区别的微尘中认识各个字的死骸,找出哪一点是春字的灰,哪一点是蚕字的灰。

  他说他不过敏,我也乐享其成了,吃饭的时候,一颗饭粒从碗中翻落在我的衣襟上,虽说青春痘长别人脸上最不担心,但看到痘子的其实也不是自己。

  这粒谷又不知经过了谁的刈、谁的磨、谁的舂、谁的粜,而到了我们的家里,现在煮成饭粒,而落在我的衣襟上,答案是有的:带皮生芋艿入冷水煮沸,关火闷三分钟,取出冷却,袋里摸出来一把铜板,分明个个有复杂而悠长的历史。

  皮变韧并与肉质分离,可以很轻松地大片撕下,它们之中,有的曾为街头的乞丐的哀愿的目的物,有的曾为劳动者的血汗的代价,有的曾经换得一碗粥,救济一个饿夫的饥肠,有的曾经变成一粒糖,塞住一个小孩的啼哭,有的曾经参与在盗贼的赃物中,有的曾经安眠在富翁的大腹边,有的曾经安闲地隐居在毛厕的底里,有的曾经忙碌地兼备上述的一切的经历,于是拿来与排骨红烧,别有一番干香,下饭自不必说,拿来下美剧也极赞,这些铜板倘会说话,我一定要尊它们为上客,恭听它们历述其漫游的故事

相关资讯

  • 游侠电动车用生产这个玩具同学(图)
  • 少年沉迷游戏威胁要轻生父亲辞职回家照看
  • 医生寻找患者5年:曾手术失败改进技术后终成功
  • 清扫用客房空瓶装清扫房客误饮后中毒(图)
  • 利物浦2000万购世界杯铁闸获确认 高薪截英传奇
  • 老汉因儿媳未生男婴怂恿儿子找情人
  • 青莲镇水塘老房现人员小孩遭现场人溺水(图)
  • 中国光伏成就